永生大世界,無極大世界,蘇離再一次歸來。

這一次他前往長生界,得到了很大的好處,與長生界邪王論道,莊周論道,最後與小石皇論道,關於大道之路,一步步明確。

在長生界,他終於走出了自己的道路,以大世界術為核心,容納了大五行術,大陰陽術,大混沌術,大星辰術,大血魄術,大靈魂術等等大道神通,創造出了世界不滅大仙術。

更是在創出這一種大仙術之後,他與許多大能論道,吸收了長生界祖龍的六界輪迴,珂父的千古萬界,還有諸多王者大道,世界不滅大仙術也化作了諸界不滅大仙術。

當然,讓他大賺特賺的還是在最後,盤古,女媧,三皇五帝等長生界皇者佈局成功之後,斷絕了諸天萬界天下皇者,將所有的皇者關進了唯一真界這個小黑屋,而唯一真界這個小黑屋,最終落在了蘇離的手中。

蘇離不能比較長生界皇者的境界,但是他知道的是,在永生界,如果聖祭了唯一真界這些皇者,或許會讓他逆天翻盤。

當然,凡是都有不一定,對於諸天萬界其他世界的東西,蘇離向來無比謹慎,不想帶到永生大世界,隻有這一次,他決議將唯一真界帶入永生大世界。

可以被聖祭的唯一真界,對於他來說,是一種強悍無比的底牌,足以讓他破滅真仙,天仙,甚至是神仙,玄仙。

長生界的那些皇者,絕對不容小覷。

不管如何,這一次蘇離得了巨大的好處。

“終於迴歸了,接下來要做的事就是突破虛仙之境了。”

蘇離的身軀顯現了出來,這一次他在長生界得到了足夠的好處,甚至連生死法則都已經明悟,一旦突破虛仙,他就有極大的可能直接突破到真仙之境。

然而當務之急,還是度過仙界雷劫,突破到虛仙境界。

仙界的雷劫,不好度過,冇有後台,幾乎是必死無疑。

這是仙界乾涉下界勢力的一種手段,太一門也是因為這種手段逐漸成為玄黃大世界第一大門派的,畢竟太一門有後台,所以才能在數萬年的時間中出現一尊真仙,兩個虛仙,而玄黃大世界其他仙魔門派的混洞境,想要突破虛仙境界,來一個死一個,來兩個死一雙。

“風白羽,我剛纔於虛空中悟道,得了不少的東西,與你分享,之後我們一起突破虛仙之境。”

蘇離神色微動,開口道。

虛空中顯現出一尊神圖,是長生界蘇離凝練出的滅世神圖,在這滅世神圖之中,蘊含了蘇離諸界不滅大仙術的對立之力,那是滅世之理。

諸神黃昏的道理隻是其一,還有聖人不死大盜不止的理念,無儘的殺戮之光與祖神殺念,各種各樣的不朽物質,使得這一副神圖散發出充斥天地之間的道韻。

在這一刻,風白羽的眼神一亮。

他一瞬間感知到了那一副神圖之中的神奇之處,其中的一些理念,居然與諸神黃昏不謀而合。

“聖人不死,大盜不止,天地之間,何人永生。”

風白羽盤膝而坐,露出思索神情,體內的氣息不斷變化,五個混洞顯現出來,不停的變化。

他的實力不斷提升,直接到達了混洞境的巔峰之境。

他的目光望天,感受到了一種壓迫。

“今日,我與蘇離你一起突破虛仙之境!”

蘇離與風白羽在這一刻,一道釋放出了自己的氣息,頓時間,冥冥之中的仙界法則,似乎感應到了有逆天人物,要成就虛仙,嘩啦一下,無極大世界這一處的虛空,全都陰沉了起來。

緊接著烏雲密佈,所有的天空,隱隱約約有天鼓之聲響起,來自仙界的天兵來抹殺異端。

氣勢居然如此之大。

“天劫降臨了!”

蘇離體內,齊真君,陰流神尊等虛仙都神情一震,感覺到了恐怖的氣息。

空氣中瀰漫起了一種壓力,一股好像末日降臨的審判氣息到來,所有人都有一種感覺,彷彿自己站立在了仙界的審判台上,要接受死刑的審判。

冇有人可以逃脫最終的審判。

這股天劫到來前的氣勢,足以將一般的長生秘境高手心靈壓抑的崩潰。

“怎麼會有這麼壓抑的天劫?好可怕。”

“最終審判的氣息,居然會是這種雷劫,這隻有做了各種逆天事情的,纔會遭遇這種雷劫,我們神族的一些天才,都不一定會遭遇這種雷劫。”

陰流神尊內心震撼,他在蘇離體內,感覺到了不妙的氣息。

最終審判,那可不是好東西。

轟隆!

也就在這時,一顆顆類似於星球一般的閃電,墜落了下來,好像流星雨一般發出無窮的光熱氣息,周圍的無儘空間都被撕裂,時間也在這一刻靜止。

“命星雷!”

蘇離一看就知道這種球形的閃電是仙界一種很有名的仙雷,名叫命星雷,牽扯到宇宙星空中億萬星球之力,和陰陽之力結合,爆炸下來一擊之下甚至可以擊碎虛仙法則。

他的荒神之匙符籙空間中,就有一些虛仙感受用本命精華溝通了仙界煉製成的命星雷符,一張祭出,可以重傷同等級的虛仙高手。

而現在,方圓千萬裡之地,無數的命星雷降落下來,就好像成百上千的虛仙高手,一起對人發動攻擊。

這種程度的天劫,一輪下來就可以破滅了神族頂尖的神皇。

“好,命星雷,來吧。”

蘇離迎著那命星雷衝上蒼穹,雙手一動,立刻施展出天意擒拿大仙術,居然將幾百道命星雷抓在手中。

頓時之間,轟隆隆震耳欲聾的聲音響起,一道道的命星雷,彷彿虛仙高手的全力一擊,要狠狠震碎蘇離的大手。

不過居然冇有成功,蘇離的世界之中,容納了造化神器的碎片,那絲絲縷縷的造化之力容納進他的身軀,即便是命星雷,也都冇有破滅他的大手,反而被他抓爆煉化了。

不過更多的命星雷到來,似乎成千上萬的虛仙高手一道發起進攻,蘇離也冇有托大,大世界術與大護身術,大反彈術,瞬息之間凝結成守護之光,立刻護住了他的肉身。

在這刹那,他還有時間顧及一下風白羽,看看對方是怎麼渡過雷劫的。

這次的雷劫異常凶猛,是風白羽和蘇離兩個人一起引發。

最初的開胃菜,是可以擊殺虛仙的命星雷,往後還不知道會出現什麼大劫。

風白羽的神情也顯得很淡然,他的頭頂五個混洞散發出各種光芒,將所有的命星雷吞噬一空。

劈裡啪啦!

千百命星雷,箭雨一般的墜落下來,許多被蘇離的守護仙光彈開,更多的被蘇離抓攝,煉化,容納進他的身軀之中,提升著他的力量。

命星雷的捶打,對於他來說是一種好事,使得他的肉身好像百鍊精鋼一般,發生著蛻變。

許多的雷光在進入蘇離的體內之後,居然被蘇離吸收,尤其蘇離體內世界之樹散發出強大的吸收力,將不少的命星雷一下子吸收掉,容納進入他的體內世界晶壁係。

蘇離居然在天劫之中不斷,增加力量。

但是,那天劫似乎感應到了命星雷的力量還不足以滅殺蘇離,自己的威嚴受到了挑戰,於是突然一變,在命星雷之中突然又出現了一種純淨透明的雷光。

虛空仙雷!

蘇離瞬息之間感覺到了一種危險,那新出現的純淨仙雷,似刀似劍,是雷罰之冠,和命星雷比起來,無影無形,更為玄妙,殺傷力也更大。

尤其虛空仙雷防不勝防,雷無影,去無蹤,往往有一些修士把所有的劫數都抵擋住了,卻冇有想到一絲虛空之氣已經滲透進了身體,化作了虛空仙雷,一下子將他的肉身炸成粉末。

“虛空神雷,也不可能奈何我。”

蘇離的神念流轉,運用無邊大道,在長生界見到的石人王者,皇者大道被他得了一些,稍微運轉,他就見到了那無影無形的虛空仙雷,已經到了他的麵前。

這一次,那恐怖的虛空神雷居然炸開了他的守護仙光,不過依舊在一個大世界的虛影麵前,停滯了下來。

蘇離再次伸手一抓,將虛空神雷捏碎,容納進入自己的世界之中。

又有更多的虛空神雷落下,蘇離直接硬抗,並不擔心這個程度的雷劫能夠破滅他。

他現在的修為,就算把肉身全部毀滅,隻要本命世界種子還在,依舊能夠重生。

尤其他的荒神之匙中,還有無數的下品仙丹,中品仙丹,上品仙丹,絕品仙丹,哪怕身軀被虛空神雷破碎,服用一枚也會立刻恢複如初。

他本就是財大氣粗的人,不過在長生界什麼都冇帶而已,如今在永生界,有數不清楚的上品,絕品仙丹。

此時此刻,天空中的命星雷,虛空神雷越來越多,天地之間都是白茫茫一片,蘇離卻有足夠的力量在雷劫之中如履平地,這種程度的雷劫可以破滅大多數的混洞境高手了,對於他而言依舊隻是小兒科。

他甚至走到了風白羽的不遠處,這一個羽化門前任掌教至尊如今的處境不是特美妙,接二連三的虛空神雷降落下來,不斷貫穿了風白羽的身軀,不過他有蘇離仙丹的支援,身軀在不停的修複,力量也在不斷的增加。

風白羽的體內,也有許多神族神皇,甚至是神尊在為他提供元氣力量支援,上一次風白羽收服了真仙境界的逆仙神尊,實力膨脹的厲害。

“接下來還會有什麼樣的招數?”

蘇離吸取了無數的神雷,把那些神雷融入身體,散入世界之中,無比的暢快舒服。

他的滅世神圖,八部浮屠,也都得到了不少神雷力量的滋潤,提升著實力。

至於蘇離自己,更是在天劫之中,力量不斷地晉升,壽命也在猛烈增長著。

無極大世界的本源之力,也因著蒼生大印而進入蘇離的體內,為蘇離補充著力量。

現在的蘇離,彆說在這天劫中堅持幾個時辰,就算幾個月都有可能做到。

似乎被蘇離如此不重視天劫的態度觸怒了,就在下一刻,天劫之中一股強大的意誌,突然震破層層空間,出現在了“命星雷”“虛空雷”的海洋之中。

在這一刻,一乾巨大的長槍,出現在了億萬裡天劫之中,那長槍之上,透露著一種最終審判的氣息。

這杆長槍,宛如一條星河,橫貫無數個世界和異度空間,稍微一擺動,所有生靈都要為之震撼。

似乎他的就先,會為無數世界生靈,帶來審判的末日。

這槍一出現,槍頭就對準了蘇離的身軀,一股浩然來自天地審判的氣息,讓蘇離的神色一下子就凝重了起來。

“審判之槍!這是審判之強,天劫之中居然會出現這個東西?按理說不應該出現的。”

在審判之槍出現的一瞬間,風白羽的聲音在雷光海洋之中傳遞出來,他也看到了天劫中央,那巨大的審判之槍影子。

這一杆長槍,是仙器,還不是簡單的那種仙器,而是傳聞之中的王品仙器,超越了絕品的存在,和失落之劍一個級彆的傳說存在。

審判之槍!

“逆天的人啊………仙道的規則,不容違背……審判之槍,宣佈你的罪孽,你終將被清洗……”

天劫之中傳遞出古老的聲音,這件王品仙器出現的一瞬間,就要對蘇離進行最後的宣判。

哧啦!

古老的仙器跨越了無儘的歲月,跨越了一切,在天劫之中,一下子鎖定了蘇離,向著蘇離一擲而來。

那一瞬間,這一槍似乎要斬斷蘇離所有的命運,生機,徹底將蘇離滅殺。

如果此時去推算,就會推算到在這一槍之下,冇有了未來的路,天上地下,冇有人能夠解救得了他。

“這纔是天劫真正的威力。”

蘇離早就預料到了這一幕的到來,他的心靈籠罩在無比恐怖的壓力之中,彷彿失去了前路,但是也在這一刻,他施展出了自己在長生界悟道許久的絕學,諸界不滅大仙術。

一尊大世界的虛影,顯現在這柄審判之槍的前邊,在這個大世界出現的一瞬間,無論是玄黃大世界的本源,還是無極大世界的本源,都源源不斷,讓這道虛影近乎凝實。

審判之下,諸界不滅的氣息傳遞了出來,那是蘇離的道路,代表著蘇離守護大界不滅的決心與勇氣。

哢嚓。

那審判之槍終於降落,槍尖撞擊到了這一個大世界,它居然被這個世界一下子卡住了,不能繼續往前。

世界扭轉,三世陰陽,四象歸寂,五行封天,六道輪迴,千古萬界,無儘神則爆發,居然讓那審判之槍不能繼續審判。

但是虛空中,居然再一次出現了兩道虛影。

一口長劍,一杆長矛。

失落之劍,複仇之矛降臨了!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