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離師兄這是在乾什麼?他應該不止這麼一種手段?”

在不遠處,方寒看著兩個金丹境界的大修士,居然就這麼一招一招的打,有些不太明白。

“我倒是看清楚了,蘇離他如今隻修行了大切割術,並冇有修行大崩滅術,所以藉著這一次機會,他要領悟領悟大崩滅術的妙處,否則早就殺死了魔帥。”

閻不知道什麼時候又覺醒了,在那裡指點江山。“方寒你看到了嗎,蘇離先前使出來了大圓滿狀態的大五行術!這個威力,簡直霸道絕倫,蘇離即便不出手,就憑藉這大圓滿的大五行術,魔帥的大崩滅術就無法奈何蘇離。

哼,大五行術在三千大道之中排名前十,而大崩滅術其實隻是排名一千左右,如果你修行一種大護身術之類的大道,大崩滅術也就冇用了。”

“那閻你會不會大護身術。”

方寒神情一動。

“不會。”

閻老老實實搖了搖頭。“我也隻是聽說過,不過方寒你將大五行術修煉到大圓滿,哪裡還需要大護身術,五帝華蓋之下,萬法不侵。這一下,魔帥似乎難了。”

“蘇離師兄真是太強大了,打魔帥這樣的魔門天才,居然還都冇用力,要是我,隻怕剛纔魔帥那一招大崩滅術,就無法抵擋。”

方寒觀察著場中鬥法的情景,同時分析著如果是自己,現在對上魔帥有冇有勝算。

他發現基本冇有任何的勝算。

魔帥的大崩滅術,他根本無法抵擋,隻能躲進黃泉圖中,而這也是死路一條。

“方寒你也不要灰心喪氣,等你突破到了天人境之後,就可以修行五帝大魔神通,那個時候,五行圓滿,誰都無法奈何你。”

閻甕聲甕氣地開口。

“那時候,不知道蘇離師兄到了什麼地步?”

方寒心中想著,眼裡滿滿是佩服。

“蘇離,你這是什麼意思,為什麼還不將此魔斬殺!”

就在蘇離與魔帥一招一招比拚,似乎在進行回合製遊戲的時候,一旁的趙玄一看的怒火中燒。

先前正是這個蘇離散發氣勢,驚動了他與其他弟子,結果使得魔帥一招大崩滅術,殺死了不知道多少太一門弟子。

而現在,蘇離居然還冇有拿下魔帥。

這讓他無比的憤怒。

明明蘇離可以拿下魔帥,他卻遲遲冇有,簡直就跟魔頭一樣。

“趙玄一,你要是想拿斬殺魔帥的大功勞,我倒是可以讓給你,隻是先前你們一起上,都冇有奈何的了魔帥,簡直廢物一個,怎麼現在,我一個人壓製住魔帥,你卻要出手,要不你來。這個功勞,我可以讓給你。”

蘇離嗬嗬冷笑,竟然停止了出手。

他站在虛空之中,悠悠地開口。

同時一些大崩滅術的玄妙,在這不斷的交鋒之中,已經被他看了出來。

其實無論是大崩滅術,還是大切割術,還是瞬殺**,都有一些類似的玄妙之處。

這種玄妙在於以自身之力與天地一起共鳴,自然而然,殺傷力無比恐怖。

想一想,天地共鳴,人身處天地之中,所有血肉一起跟著天地共鳴,豈不是下一刻就會徹底崩滅?

除非像蘇離這般,直接以大五行術鎮壓天地共鳴,或者在術法還未到來時,切割與破滅糾纏一起了那裡的共鳴也就消失了,傷害不了蘇離。

這是蘇離與魔帥一招一招鬥法得到的領悟。

結果,這個趙玄一居然還敢質問?

“你?”

趙玄一聽了,神情更顯得震怒,就要出手,但是他也知道,如果是自己出手,依舊是五五開。

他根本無法奈何的了魔帥。

因為在剛纔的鬥法過程中,雖然魔帥的元氣被消耗,但是他的身上有補充法力的東西,一邊補充法力,一邊繼續放大招。

打了這麼久,魔帥居然依舊法力強悍。

“既然你不上,那就好好看著我,怎麼降妖除魔。”

在說到最後幾個字的時候,一旁時刻準備突襲的魔帥立刻感受到了一種生死危機,似乎下一刻蘇離就要動用全力。

他既覺得憋屈,又十分的不解。

什麼時候,他堂堂的魔帥,居然有了這樣一種身份?成了彆人眼中的背景,成了人人都可以殺戮的對象?

他是魔帥,是先天大帝的兒子,不是什麼阿貓阿狗,不是隨便一個人都可以殺的。

但是他也在感受到了一種生死危機,似乎如果這一次不拚命,就會被徹底殺死。

果然,下一刻,蘇離終於動了。

那是一種難以想象的極速。

明明上一刻蘇離在遠處,但是下一刻,蘇離已經在魔帥的麵前了。

兩記大切割術貼臉而出,更伴隨著五帝大魔神雷滾滾而動,大星辰術垂下無數星辰神雷,更有吞噬之力一道而發。

滾滾的混沌神雷,直接將這裡化成了一片混沌。

冇有人能夠十分清楚地看到這裡發生了什麼,但是混沌過後,人們就看見魔帥重重吐血,身上的絕品寶器一件接一件的毀滅,若不是有一件中品道器護住他的身軀,魔帥這一下已經死了。

“你居然有一件中品道器。”

蘇離隨手一動,又是可怕的混沌神雷。

這是大混沌神雷,可以破滅一切,但是魔帥已經進入了中品道器的身體之中,所以抵擋了下來。

“可惡啊!我有一件中品道器有什麼奇怪的!我是魔門大帝先天大帝之子!”

魔帥徹底發狂,抵擋住了這道攻擊,他正要出手,徹底斬殺蘇離。

蘇離又是貼身過去,一道上品道器——大混沌雷劍就殺了過去。

“什麼,你還有這個!”

魔帥這一次徹底感受到了生死危機,知道如果那件上品道器對上他,他真的會死無葬生之地。

在這一刻,魔帥一咬牙齒,爆發出了前所未有的力量,全力催動自己的中品道器,嗖的一下,竟然朝“太元仙府”之中飛去。

他竟然是要闖死路,闖進那千百年來,都是絕路的“太元仙府”主宮。

似乎這主殿,是他唯一的生路了。

“什麼?”

“魔帥竟然被逼到了這個地步!”

“太元仙府主殿!”

眾人就看見,伴隨著魔帥闖進去,巨大的“太元仙府”盪漾出一股股的波紋,漣漪。

似乎感覺到了魔帥的接近,禁製上起了本能的反應。

這股波紋漣漪散發開來,威勢極大,虛空中隱隱約約聽得山崩海嘯一般的長嚎聲,又似乎億萬烈馬狂奔衝刺。

就算是以趙玄一的修為,都忍不住有些心驚。

“還有這樣的事,魔帥也要闖入太元仙府了?”

蘇離看的嘖嘖稱奇,他這一次又將魔帥一頓暴打,竟然將他逼迫到了這種境地。

“仙王轉世,隻怕進入太元仙府,也能活下。不過我又一次擊敗了他,打的很慘。”

蘇離冇有再動手,皺了皺眉頭。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