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離,金石台,一號台!”

就在第二場開始的時候,一個半長老一說話,頓時滿場都震驚起來。

此起彼伏的驚訝聲,疑惑聲,響徹成一片。

“這就對上了?”

“蘇離和金石台師兄,居然站在就對上了?這次那蘇離有難了,金石台師兄已經修行到了神通秘境…神通秘境啊,蘇離可能是對手?”

“是啊,金石台師兄畢竟有長老當靠山,這臨時突破,到了神通秘境,顯然是要技壓全場,拿了陰陽萬壽丹,你看龍萱師姐她的神情都不好看了。”

“聽說蘇離師兄曾經爆打過金石台,現在金石台突破了神通秘境,不知道會怎麼處理蘇離師兄,這一下蘇離師兄要麻煩了。”

滿場都是議論聲,此時,幾乎是九成九的弟子,都把注意力放到了第一擂台蘇離和金石台的爭鬥,因為這一場是龍爭虎鬥。

蘇離曾經在肉身境界就斬殺了邪月王子,得到了門派的靈器賞賜,又曾經爆打過金石台,內外門之中,都有許多人聽說過他的事蹟。

而金石台,是長老金日烈的兒子,山河榜排名第二,雖然說曾經被蘇離爆打過,但是現在他突破到了神通秘境,一步登天!

“靈霄,你覺得這一場爭鬥,誰會贏?蘇離這個人我也聽過,我覺得,他似乎贏的可能更大一些。”

這樣的大場麵,將五大真傳的珈藍與靈霄也吸引了過來,此時珈藍望著不遠處的一號擂台,開口說道。

“無論是蘇離也好,金石台也罷,今天你麾下的龍萱,怕是很難得第一了。”

靈霄似笑非笑:“不過珈藍你既然看好蘇離,不如我們賭一賭,我賭那金石台贏,壓上一件寶貝,庚金神針。”

說話之間,他拿出了一枚三寸長的金針,金光閃閃。

“庚金神針!這是西方庚金真氣凝聚千年凝聚成的寶貝,你將它拿出來,莫非是看上了我身上的什麼東西?”

珈藍麵色一動。

“不錯,我看上了珈藍你的那串手鍊,銀河手鍊。”

珈藍的右手上,帶了一串手鍊,宛如一道縮小了的銀河,璀璨奪目。

一看就是極品寶貝。

像他們這樣的真傳子弟,身上的東西不可能是靈器,絕對都是寶器。

因為他們自己都可以煉製靈器。

“怎麼樣,珈藍你敢不敢賭?”

靈霄看見珈藍神色不好,不由哈哈一笑。

“好,我也不怕賭。”

珈藍手一晃,那道銀河手鍊退了下來,放到桌子上。

靈霄也一笑,將這庚金神針也放到了桌子上。

“蘇離,什麼叫做命運?這就叫做命運,你註定要跪在我的腳下,要麼被我廢了武功,要麼死。”

此時,一號擂台之上,金石台無比張狂的笑著,他整個人懸浮而立,在虛空之中顯現出神通秘境的可怕境界。

隨意狂嘯之間,都蘊含著法力!

四十烈馬的法力波動,橫掃場中,金石台整個人臉色猙獰,接下來他就要報仇,雪恥,將蘇離狠狠碾壓。

“哦,是麼。”

就在這時,蘇離一步邁出,也到了擂台之上。

他竟然也冇有依靠靈器衣服,在虛空中站定。

隨意開口之間一股股洶湧澎湃的法力在虛空波動。

法力!

從蘇離的身體爆發出來!

“什麼?”

靈霄猛的一下站了起來,發出不可思議的驚歎。

“他竟然也突破到了神通秘境!”

珈藍也站了起來。

“這不是真的吧?讓我仔細看看!”

幾個長老也站了起來。

“絕對不是真的!”

“蘇離師兄……也!”

無數雙眼神,死死盯住了發出劇烈狂嘯的蘇離。

此時站在擂台的蘇離,全身衣服飄動,天門大開,一股狂莽的氣流從身體中傳達出來,青龍出淵,白虎離鼎,龍吟虎嘯。

他整個人,淩空漂浮而起,強大的氣流宛如群馬奔騰,強大的法力波動,滾滾蕩蕩,似大江潮湧。

蘇離不運用任何法寶,淩空而立,法力運轉,顯現出了神通秘境的實力。

那可怕的法力潮流,像是大海一樣。

而相較而言,金石台周身散發的法力就像是小河流,根本冇有可比性。

“神通秘境!蘇離師兄也修行到了神通秘境!”

所有的弟子,這一刻都驚呆了,隨後爆發出陣陣狂潮,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山河院”中掀起了陣陣狂潮,每一個羽化門弟子心裡都有歇斯底裡的衝動。

“我羽化門大幸,居然又成功的晉升了一名神通弟子,得去彙報給上層。”

一位在看台上的長老吼了起來,掩飾不住內心的激動。

“立刻彙報,這是大事。”

另外一個長老也欣喜若狂。

“奇蹟啊,奇蹟,我們羽化門,竟然一連湧現出三個神通秘境的弟子,我羽化門大幸!”

擂台下火爆萬分,人心激動。

而擂台上也是法力滂湃,如火如荼,一觸激發。

對戰還是要繼續下去的,因為這是山河榜的規矩,傳承了千年的規矩。

金石台的臉色唰的一下變得蒼白,他也萬萬冇有想到,蘇離竟然也修行到了神通秘境,一步登天。

看著不遠處淩空而立的蘇離,金石台整個人心中升騰起無儘的怒火,嫉妒。

今天本應該是他耀武揚威,將敵人狠狠踩在腳下的時候,為什麼會出現這樣的事情。

為什麼,蘇離也踏入了神通秘境?

難道蘇離是他一生的宿敵,要與他爭鬥一輩子?

金石台無比的不甘心,他決定要用法力將蘇離格殺在場中。

但就在這時,蘇離已經出手了。

他的出手,顯得很簡單。

就是整個身體邁步,洶湧澎湃的法力狂湧,一百一十烈馬之力經由神石三倍放大,化作了三百三十烈馬之力的恐怖力道!

隻是一拍!

三百三十烈馬的法力像是一座山,狠狠地拍在了站在空中的金石台的腦袋上。

那一刻,什麼靈器衣服,什麼靈器飛劍,都來不及救得了金石台。

可怕的力量瞬間就將金石台碾壓而亡。

金石台甚至冇有任何的反抗餘地。

哪怕他已經修行到了神通秘境,依舊冇有辦法。

力量相差,太過懸殊。

就像是一個雞蛋,遇到了一座山下來,瞬間被碾壓而死。

場中的氣氛,瞬間凝結。

所有的內門弟子與外門弟子心中一寒,怔在了原地。

因為他們發現,一個神通秘境的弟子,被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