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離以無數蠻族啟用圖騰之罐,更是容納了一位蠻族聖人在圖騰之罐中,等於擁有了聖人級彆的戰力,但是居然有羽化門的聖子前來挑釁。

這簡直無比的愚蠢。

因為蘇離本來要立刻斬殺太一門,梵雲宗等與羽化門敵對的聖子,至於羽化門自身的聖子,他不想動手。

但是朱重陽這一個老牌的羽化門聖子跳出來,居然說他是個惹事精,還為心皇聖子等鳴不平,還想鎮壓他,那簡直是自討苦吃。

蘇離立刻大手一抓,手中無數晶體神國之中,圖騰之罐的力量流轉,隻是一下,就將朱重陽鎮壓的跪了下來。

“怎麼可能?啊啊啊,該死!”

眼看著這周,朱重陽的麵上立刻露出無比震驚而憤怒的神情,似乎冇有想到自己也要被方羽逼迫的下跪?

這怎麼可能?

他是何等的人物,羽化門聖子三巨頭之一,修煉雙子王術,更是得到無上奇遇,在凝練真理劍胎之後,得到了一些當年真理仙王的一些東西。

真理仙王,與造化仙王,起源仙王是天界三大無上仙王,掌握真理,無敵世間,不知道存在了多少混沌紀元,就算是得到他的一鱗半爪,也能無敵於天下。

他這等人物,已經是註定了要成聖,成皇的無敵人物,居然被人一下子逼迫的跪下,哪裡能夠忍受。

他的尊嚴,根本不容褻瀆。

“給我死!”

眼見著自己被逼迫的下跪,朱重陽跪下的身軀居然化作了兩個影子,一個聲音蒼老,一個聲音幼稚,代表著過去與未來,新生與腐朽,對著蘇離打出了一條長河。

這一條長河,是一條真理長河,貫穿空間而來,那些空間之中的塵埃都化作了一尊尊的空間之神,對著這道真理長河頂禮膜拜,在長河的兩岸散發出了無數讚美的聲音。

“這是什麼道術?”

小斧皇軒轅破臉色微微變化,似乎是冇想到朱重陽居然能夠在下跪之後依舊可以打出如此淩厲的大術。

朱重陽並不是傳說中的聖人轉世,也不是至仙皇者轉世,而是一個平凡的人,修行到瞭如今,本來對這樣的人,皇者轉世的人並不會注意到,但是現在朱重陽的這一手,已經顯現出了他的恐怖之處。

真理長河洶湧而來,真理劍胎也被朱重陽握在手中,一劍在手,他就好像是掌握了真理的仙王,淩駕於九天之上,俯視蒼生,腐蝕諸天。

此時此刻,他手上的劍胎閃閃光,每一次光亮,似乎都是真理在發光,要把一切黑暗照亮,把世間所有顛倒的法則通通都撥亂反正。

可以想象得出,這一招劍術擊殺而出,必定是驚天動地。

“我於大道同遊,和真理共舞。這一劍,你將徹底毀滅!”

朱重陽發出冷漠殘酷的神情,當他這一劍擊殺而出,有一種天道沖刷的氣息,一劍所過之處,天空上到處都是光和亮,在這光亮之中,那道劍光就降臨到達了蘇離的頭頂。

“真理之劍?的確不錯,是仙王絕學,不過仙王絕學我也會。你與先前不會有什麼變化的。”

蘇離見著這一幕,大手伸了出來,硬抓這道劍光,好像一尊高高在上的天君,伸出了毀滅之手,他的手上一股震盪釋放出去,所有的法則都要凝固,眾人就看到蘇離的雙手之上,恒河沙數一樣的晶體神國在流轉,每一尊晶體神國都如浩瀚史詩,神奇傳說,還有蠻荒野蠻的氣息,蘊含了恐怖力量。

在那組成手掌的晶體神國之中,都寄居著一尊祖神,祖神的背後都展開了一對翅膀,代表著自由,而他們的手掌之上都有一柄權杖,代表著傳說,他們的麵前,翻開了一本書籍,代表著文明。

這一尊尊的祖神,獲得了自由,掌握了傳說,宣讀著文明史。

在這一尊尊的祖神周圍,還有一尊尊的野蠻祖神,代表著無儘的野蠻與力量。

至尊,至高,至聖,至蠻,至力。

蘇離的手掌之上,顯現出了這樣的場景。

“自由,傳說,文明,野蠻……”

小斧皇全身一個哆嗦,他這才知道了這位羽化門的方羽到底有多恐怖,內心激盪起了無數情緒。

此時此刻,諸多祖神再也掌握自由,傳說,宣讀文明,施展蠻力,一下子就將真理的劍光完全壓製下去。

所有的場景都消失,眾人隻看見蘇離的手掌抓住了真理劍胎,有力的五指根本不畏懼真理劍胎的鋒芒,那可怕的劍芒在蘇離的手掌中切割但是隻能爆發出火光與晶光來,絲毫無法傷害到蘇離的手掌。

哢嚓。

蘇離的手掌再一握,那真理劍胎上邊居然浮現出了裂痕,觸目驚心,許多符文全都進入了蘇離的手掌晶體神國之中。

“用肉身硬接真理劍胎?”

“傳聞之中,真理之劍,無所不斬,可以劈開造化,但是現在居然也被方羽兄一下子抓攝住,變成自己的了。”

“方羽師兄無敵!”

觀戰的一眾羽化門聖子都露出無比膜拜的情緒,而小斧皇軒轅破也心中震驚。

“這真理之劍你把握不了,就歸於我吧。”

蘇離一下子將整個真理劍胎捏碎之後,真理之劍的無數符文法則都落入到了他手中,緊接著那所有的碎片,法則又重新凝聚,又化作一口真理劍胎,不過氣息變化,已經成了蘇離自己的,被他一口吞了下去。

立刻之間,一種關於真理的領悟湧上心頭。

“造化,起源,真理。”

蘇離輕吟,又是大手一抓,就將朱重陽徹徹底底鎮壓在了地麵上,而朱重陽領悟了許多歲月的一些無上神通,諸如雙子王術,大君印等,全都被蘇離吸收進入自己的晶體神國之中,化為了自己的力量。

甚至是朱重陽體內的許多祖仙法則,也都被蘇離抽取出來,吞噬,煉化。

朱重陽體內許多真氣,也落入到真理劍胎之中,使得這劍胎的威力越大巨大,最後光芒萬丈,崇仁雲霄,龍吟虎嘯,處處都顯現出了可怕的威嚴。

“若不是因為你是我羽化門的弟子,我今日就把你徹底的煉化,吞噬了,不過今日你得罪了我,我抽取你一半的法則,也不為過吧。”

蘇離一下子抽取了朱重陽的無數法則,神通,頓時朱重陽無比痛苦的聲音下響徹虛空,他的眼神裡充滿了憤恨,但是一半的法則被抽取,甚至連苦苦修煉無數年的真理劍胎都被奪走,朱重陽到了最後都冇有了反抗的能力。

他整個人基本上是廢了。

“慘啊!我不甘心!我朱重陽,曆經無數磨難,修成了祖仙境界,可以殺死元仙,未來註定要成就聖人,至仙皇者,怎麼可能跪在這裡,怎麼可能被抽取一半法則!我要逆天改命!扭轉命運!”

朱重陽猛的一下,用了最後迴光返照的力量,想要發出絕世的反擊。

但是蘇離隻是一巴掌,就將他直接打爆,甚至還有三成的力量,祖仙法則被蘇離抽取了。

他雖然不能殺了朱重陽,但是吸取這麼多的祖仙法則,朱重陽等於也廢了。

“就這樣廢掉了朱重陽,我羽化門無數聖子之中的三大領袖之一。”

畫聖轉世的孫詩畫看著這一幕,心中沉悶,卻也冇有說出話來。

他一心為了羽化門考慮,但是這兩位的矛盾無法調節,如今三大領袖之一的聖子幾乎被廢,他隻能感慨一句。

為什麼要得罪方羽師兄呢。

“太威猛了,太狠了。羽化門的一位王者領袖就這麼廢了!”

小斧皇軒轅破內心無比的震撼,那朱重陽的確十分強大,但是在方羽兄的麵前,依舊不堪一擊。

這實在是可怕。

“我們走吧,如果他還能在這裡活下來,那也算是他的本事。”

蘇離此時開口了,氣息一包裹所有人,就立刻離開了這裡。

他這一次得到了的真理劍胎,又得了朱重陽苦修了無數年絕學,收穫倒也不錯。

說起來,他自拜入羽化門以來,羽化門許多絕學,他並冇有修行過,像是雙子王術,大君印等,他都冇有修行。

不過現在一下子被他得到之後,等於又多幾種無上絕學。

大君印,是一門掌法,是華天君獨創之絕學,修煉到達極限,一掌劈去,好像至尊皇者加蓋玉璽,就算是天界的一州之地,也可以被這一尊大印碾壓成一片平地。

這門華天君親自創出的天君絕學,足以發揮出十三倍的戰力,很是不錯。

羽化門一眾聖子之中,能夠將大君印修行到極高境界的也不多,朱重陽卻是一個,如今卻被蘇離得到了。

“嗯?羽化門還有無上絕學,神之一手,陰陽一統?這一招居然可以發揮出十八倍的戰力,但是需要聯手纔有可能達到。”

蘇離一邊飛行,一邊算計小石皇可能修行的地點,一方麵也在研究天界羽化門的絕學。

下界的羽化門至高絕學是真空陰陽道,而在天界羽化門的至高絕學是神之一手,陰陽一統,也是大陰陽術的高深變化,尤其九陰九陽,陰陽一統一招,那是絕世殺招,可以爆發出十八倍的戰力。

這纔是羽化門作為王者大派的根基所在。

蘇離得了陰陽一統絕學,立刻就把它融入到大陰陽術之中,頓時三千大道的大陰陽術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他的最高戰力,甚至都有了一些提升的可能,隱隱約約要突破到二十一倍戰力。

“不錯,不錯,這一次收穫倒也可以。接下來就是小石皇了。”

蘇離見到這一幕,心情很是不錯,一下子往前邁步,就穿梭過許多空間,來到了一處空間之中。

這處空間裡,到處都有一種石氣,蒼老,古樸,斑駁,曆經了滄桑,有一種滄海桑田的味道,而不是邪惡。

在那石氣之中,有一些微小的塵埃,好像曆史之過去,給人許多感慨。

有一頭元仙級彆的霸下凶獸,似乎是感受到了那種石氣,就要衝進石氣之中斬殺裡麵修行的人物,但是當它進入石氣之後,自身的晶體神國都開始石化。

它的全身法則閃爍,要把石氣逼迫出來,可是剛剛一催動法力,那些石氣就滲透進入了它的身體,使得它開始石化。

不出三個呼吸,這整個元仙級彆的凶獸霸下,居然就徹底石化了,成了一尊栩栩如生的雕像。

“化石之道,前邊就是小石皇修行的地方!看來他已經得了封神石碑,當年封神石碑一出世,所過之處可以將一切物質,虛空,都化為石頭,這也是王品仙器封神石碑的厲害之處,宋騰飛的修為居然已經到了這個地步!”

小斧皇見著眼前的石氣,似乎想要見一見小石皇究竟修行到了什麼地步,就把一些石氣抓在手裡。

哢嚓,幾乎冇有任何的懸念,這些石氣就滲透進了他的血肉之中,發出了凝固的聲音,

他的手掌,立刻就開始石化,而且石化的速度不斷蔓延,不出一會兒,他的整條胳膊,都石化了。

“他孃的,不好,這小石皇居然如此厲害,我居然抵擋不住,給我驅逐出去!”

小斧皇的身體之中,一股龐大的力量開始爆發,無數斧光從身體內部湧了出來,要把滲透進入身體的石氣逼迫出去。

但是這冇有半點用處,隻是延緩了石氣蔓延的速度。

“給我破!!”

見到這一幕,軒轅破大吃一驚,冇有想到小石皇的石氣居然如此恐怖,這麼下去恐怕自己整個人都保不住,他立刻施展出一種禁忌手段,整條沾染了石氣的手臂一下子爆炸,燃燒起熊熊烈焰,在強烈的爆炸聲中,那石氣也同歸於儘,消散而去。

而軒轅破則是成了一個獨臂壯漢。

“他的修為居然到了那個地步!”

軒轅破身體一震,手臂又開始生長,最後又衍生出了一條堅硬而粗壯,筋肉虯張的手臂。

“萬物石化麼?”

蘇離看著這一幕,大手一抓,手掌之中也纏繞了不少石氣,那石氣如附骨之疽,就往蘇離的晶體神國之中蔓延,但是蘇離的晶體神國一變,化作了無數蠻神蒙蟲,瘋狂吞噬那石氣。

一下子蘇離就將那許多的石氣吞噬掉,手臂重新恢複了正常。

這一手就顯現出蘇離的修為完全在小斧皇之上。

“霸下凶獸,也歸於我吧。”

蘇離依舊一拳,就把麵前的所有石氣破開,無數蠻神蒙蟲一下子衝殺過去,吞噬一切,那被石化的霸下剛剛來得及解脫石氣,緊接著就被蠻神蒙蟲吞噬,體內的一點靈光都落入到了蘇離的身軀中。

那靈光,正是一點元仙法則。

修成元仙之後,就可以把所有的法則,都化為不滅之靈光,這一點靈光可以照亮未來和前程,而且威力極為恐怖,一下子可以擊破任何法寶

這頭烏龜似的凶獸霸下,也不知道在這生死棺材的異度空間中生活了多久,甚至接受過一些大人物的指點,修成了初級元仙,但是先遇到小石皇這樣變態的石氣,後來又遇到蘇離這樣的可怕存在,瞬息之間就被奪取了元仙法則,不滅靈光。

蘇離一下子得到了這一點元仙法則,也冇有自己煉化,而是將它送入了八部浮屠天命球中,頓時這天命球發生變化,一下子晉升到了半絕品仙器。

隻要再擊殺元仙,八部浮屠,總會晉升絕品仙器的。

蘇離一步邁出,所有的石氣都被吞噬,在他的無限神拳之中,石的文明史大放光明。

“方羽兄……真是凶猛!”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