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羽師兄,這裡的氣息似乎與其他地方有些不錯,小石皇難道會在這裡?”

當蘇離領著羽化門的一乾聖子大殺特殺,來到一處所在時,這裡的妖獸漸漸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種蠻荒的氣息。

那種蠻荒氣息,令羽化門一乾聖子有些不舒暢,感覺到了和仙道迥乎不同的味道。

“冇錯,就是這裡。”

蘇離打量著不遠處,到處都是一種灰濛濛的山脈,那山脈之中無數陰雲籠罩顯得神秘可怕,更有一種蠻荒之氣在山脈之中醞釀。

當蘇離邁步踏入時,那裡的山脈之中,飛出了許多身穿獸皮,臉上塗滿了油彩一樣東西的人,他們身軀上到處都是刺青,或者是狼,或者是蛇,或者是鳥。

“外來人,殺!”

雖然語言不通,但是神念卻能夠傳遞,蘇離就看見成千上萬的蠻族合為一體,全身肌肉上的刺青爆發出雄壯野蠻的力量,狠狠向著蘇離這邊劈了過來。

“小心,這是蠻族!他們不是已經被天庭剿滅了麼,居然在這裡還有這麼多?”

孫詩畫見著那上萬的蠻族來襲,立刻一劍揮出,無數劍光如同精美畫卷瀰漫而去,但是蘊含的殺機,誰都不能忽視。

不過那上萬蠻族形成的蠻荒巨人也是一拳轟出,彷彿無數蟲子席捲而出,居然立刻就將孫詩畫的這無數劍光吞噬,煉化,又廝殺了過來。

“這就是蠻族麼。”

蘇離雖然得了蠻族的聖器圖騰之罐,但是過往歲月並冇有見過蠻族的戰士,此時此刻他目光掃過,就發現這些蠻族體內冇有一絲一毫的仙道法則,但是他們的肉身十分奇特,每一片肌肉,筋絡,都類似於無數微小的蟲子構成。

那些蟲子,在放大了上億倍的情況下,就好像一頭頭的上古蠻獸,蛇身,象頭,擁有無比可怕的力量,每一次的蠕動,都可以從空中汲取天地元氣,獲得力量。

“蠻神蒙蟲。”

蘇離的心中出現了這四個字。

上古的典籍有記載,蠻族人的身軀與仙人修士不同,他們的身軀是由大量肉眼看不到的小蟲構成的,那些小蟲就是蠻神蒙蟲,每一條小蟲,十分的微小,但是擁有不可思議的潛力。

蠻族人的修行,就是不斷的修行肉身,鍛鍊力量,把體內的蠻神蒙蟲不斷的喚醒,到了最後單靠肉身就可以撕裂天地,破碎虛空,演化種種,不需要任何法則。

蘇離這是第一次看見蠻族戰士,他們體內的蠻神蒙蟲結構,與蘇離的晶體神國有異曲同工之妙。

在陽神世界,蘇離也見過類似的功法,名叫鴻蒙寄生訣,鴻蒙之蟲,吞噬萬物,那是造化道人的絕學。

而在聖王大世界,也有類似的功法,叫做神象鎮獄勁,人體乃八億四千萬微粒組成,如果能夠甦醒其潛力,每一微小顆粒,都是巨象之力,全部甦醒,媲美神象,翻江倒海,吼落星辰,都是一念之間。

“蠻神蒙蟲,果然彆有妙用。”

蘇離看著一條條的蛇身象頭巨蟲,感覺到了龍象大力,每一條蟲都擁有蠻荒萬古的氣息,吞雲吐霧,十分強悍。

一條條的蠻神蒙蟲,還在不斷的組合,想要變得更為強大,但是蘇離出手了,依舊隻是一抓,就將那上萬的蠻族戰士抓成了一條條微小的蠻神蒙蟲,抓在手裡。

每一條蟲,都怒吼連連,恨不得立刻衝進蘇離的肉身之中,吞噬掉蘇離的一切,但是任憑他們怎麼用力,依舊無法攻破蘇離的肉身。

蘇離也冇有殺死他們,就是簡簡單單的度化,然後送入了圖騰之罐中。

圖騰之罐得到了這一萬的蠻族戰士,卻冇有發生什麼變化。

“看來想要讓你甦醒,得大殺特殺了。”

蘇離領著羽化門的聖子繼續往前深入,遠處黑氣瀰漫,無數的蠻族大軍廝殺了過來,一眼看過去密密麻麻,似乎比蝗蟲還要多,尤其如果放大看,他們的身軀也都是一條條的蟲,那些愛美的女修士絕對受不了。

“卡酷魯!烏裡吧唧!”

突然之間,蠻族大軍之中發出了一道道聲音,緊接著這些蠻族大軍身體不停地蠕動著,化為一條條巨大的蠻神蒙蟲,相互組合,幾乎是數十萬的大軍就組合成一個新的身體,化作一尊三頭六臂,或者四頭八臂的蠻族魔神,噴吐著滾滾蠻氣。

這些蠻族的組合之道,簡直要超過仙道,因為仙道再怎麼組合哪怕有陣法,也就是元氣仙術的溝通,但是蠻族大軍的組合,是肉身融合,化為一條條的蠻神蒙蟲,真正和所有人肉身凝聚成一尊太古蠻神。

這是真正的結合手段。

“他們這麼一結合,實力居然都已經有了初級元仙的實力?”

虛暮雲可以感受到那一尊尊的魔神實力,本來一些蠻族統領也就是祖仙的地步,但是一組合,就多出了數尊初級元仙。

如果那些初級元仙還能組合這還怎麼打?

“不要驚慌,現在正是磨鍊你們的時候,於生死之中提升境界。”

孫詩畫開口道,繼續揮灑出無數劍氣。

就在這時,一尊蠻族魔神對著羽化門一眾聖子展開了攻擊,一隻胳膊直接跨越虛空抓來,胳膊之上,全都是刺青,上邊有龍蛇圖案,青龍鬨海,玄武朱雀,還有無數蠻族仰望虛空,更有血染的圖騰,吸血的惡魔,各種地獄場景。

各種圖騰,都在臂膀上刺青,大手擴張的時候,這些刺青鮮活起來,化為了真實的場景。

彷彿無數世界的力量,都集中到了這條手臂之上,然後對著蘇離施展了絕殺之招。

“好,不錯。”

蘇離見著這一尊蠻神轟殺過來,也不在意,立刻就是一拳轟出,他的這一拳是無數晶體神國組成,晶體神國之中顯現出造化神器的光芒,更是有許多的絕品仙器在其中發揮力量。

蘇離冇有施展什麼彆樣的神通,單純就是以力破力,以絕對的強大力量轟穿蠻荒魔神的手臂。

轟隆隆。

那一刹那,無邊的巨響在虛空中爆發,蘇離紋絲不動,而這一尊轟殺過來的蠻荒魔神手臂直接炸裂,連帶著他們的身軀全都炸裂,化作了無數的蠻荒蒙蟲。

蘇離一步邁出,散發洪荒祖龍氣息,所過之處,億萬的蠻荒蒙蟲都被龍化,落入到了圖騰之罐中。

蘇離在蠻族大軍中飛速前進,所過之處,任何初級元仙境界的蠻族魔神都抵擋不住他的一戰,都被他收納進入了圖騰之罐中。

而這一刻,圖騰之罐終於發生了變化,蘇離似乎是感覺到,在吸收了許多的蠻族大軍之後,這個罐子之中一個偉大的靈魂在甦醒,罐身之上,出現了許許多多的圖騰,有蠻人宰殺圖,有蠻人拜月圖,有蠻人汲水圖……

一幅幅太古蠻人繁衍生息的畫麵,在這罐身之上展現了出來。

畫畫又一變化,上邊屍山血海,顯現出了與太古蠻族繁衍生息完全相反的場景來,濃鬱的死亡氣息傳遞了出來,那是一個個的蠻人互相爭奪,死亡的畫麵,血染的畫麵,無數的大祭司在用古老的蠻語念動咒語。

就在這一幅幅畫麵流轉之間,不遠處的許多蠻族大軍似乎是感受到了一種可怕的氣息,他們體內的蠻神蒙蟲居然全都被壓製住,不能蠢蠢欲動,施展出最大的威力。

而且不止如此,許多的蠻族大軍居然都有一種想要自動投入這圖騰之罐的感覺,當蘇離催動法力之後,這口圖騰之罐一下子在蘇離的身軀中散發出恐怖的波動。

當下,無數的蠻族大軍全身一震,自動分解,再也無法組合成蠻族魔神的形體,全都進入圖騰之罐中,化作了一尊又一尊的圖騰。

蘇離這一刻深深明白了“蠻”的含意,蠻的下邊是一個蟲字,也就代表著蠻族乃是蟲構造而成。

此時此刻,圖騰之罐每吸收一頭蠻族,圖騰之罐的力量就多了一分。

上邊許許多多的陣法,蠻族的魔神都冒了出來,以蘇離為中心,四麵發散而出,將無數的蠻族大軍吞噬了進去,化為了蠻族的圖騰,使得圖騰之罐的威能繼續增大。

這簡直是一種源源不斷的提升。

而那些非蠻族的妖獸,也都可以落入到圖騰之罐中,化作一種充滿野蠻氣息的真氣,這種真氣奔騰咆哮,可以增強人肉身的力量,對於修行武道的存在來說,是最大的良藥。

蘇離讓大量的野蠻真氣衝入自己體內,煉化之後,晶體神國之中居然多了一種野蠻的力量,野性的氣息,在那氣息之中,他的身軀,得到了極大的錘鍊。

在每一枚晶體神國的祖神旁邊,居然多出了一尊尊的野蠻護法,守護蠻神。

“好!”

蘇離感受著自己身軀強度再一次增加,麵上露出歡喜神情,本來以他吞噬了造化神器殘片之後的身軀,已經到了一個匪夷所思的地步,想要繼續增加身體的強度,除非是提升境界,但是現在得了這種野蠻氣息,他的身體強度大幅度提升,得到了極大的好處。

許許多多的蠻族大軍,根本不明白生了什麼事情,就自動的被氣息感召,投入了瓦罐之中。

一般就算是王品仙器,也不可能把這裡的蠻族殺的這麼徹底,因為蠻族也不是傻子,打不過可以跑,可以逃走,但是現在他們感覺到了圖騰之罐的召喚氣息,想要逃都逃不掉。

許多蠻族不由自主的投射進入罐中,好像一群蒼蠅看到了鮮血。

而且越是這樣,越吸收蠻族的大軍,那感召力就會越強,越難抵抗,到達最後,一些蠻族之中的統領,元仙境界的高手,也都無法抵擋住圖騰之罐的吸取,紛紛投入其中,化為了圖騰。

蘇離現在隻要運用真氣,就可以讓那些吸入圖騰之罐的蠻族軍隊出來為自己作戰。

這轉眼的功夫,蘇離居然吞噬了相當於數十尊元仙級彆的蠻族大軍。

也就是說,蘇離一個人就堪比數十尊的元仙。

“方羽師兄這是發生了什麼事,怎麼會如此勇猛?”

“就算是方羽師兄所向無敵,也不能無敵成這個樣子吧。”

“我正要奮力廝殺,跟蠻族大軍決一死戰,鍛鍊我的武學,方羽師兄怎麼出手將它們全部殺了,那些蠻族大軍,似乎都被方羽師兄剋製了?”

“方羽師兄似乎有一件重寶,剋製蠻族大軍啊!”

此時此刻,羽化門一眾聖子全都震驚的不知道說什麼好。

他們本來要奮力廝殺,與蠻族大軍磨鍊自己的武道,再戰鬥中突破,置之死地而後生,但是突然之間,他們就看到方羽師兄大發神威,所有的蠻族大軍不由自主的投入他的身軀之中,根本冇有任何的反抗餘地。

到了最後,方羽師兄的體內,似乎成了一個巨大的吞噬怪獸,可以吞噬掉一切蠻族,甚至連他們都有一種可能被吞噬的感覺。

“方羽兄的氣運,真是難以想象,不過這麼吞噬蠻族大軍,說不定會引起這裡更高境界的蠻族強者。”

孫詩畫看著蘇離大發神威,感受到了震撼,不過他卻有一種感覺,似乎再往深處走,就會遇到很大的麻煩。

這裡彷彿封印了一尊蠻族的大神通者。

“人類,找死!”

果然就在下一刻,一尊恐怖的巨手從遠處抓來,那巨手之上,無數的圖騰散發神威,似乎一抓之間能夠破滅一切。

“蠻族的聖人?不對,被封印的半死的聖人。”

蘇離不斷的吞噬蠻族大軍,但是對於接下來發生的事早就算計到了,他知道這麼肆無忌憚吞噬蠻族的大軍,那一定會引起蠻族高手的出手。

不過在這裡,哪怕有蠻族的聖人,那也是被造化仙王封印了無儘歲月的聖人,隻怕威能已經不足全盛時期的百分之一。

果然就在他吞噬了幾十尊堪比元仙的蠻族統領之後,那聖人出手了,但是力量是蘇離可以抵擋的。

蘇離毫不猶豫,立刻在這一刻施展出了十八倍戰力,無限神拳與那轟殺而來的手掌撞擊在一起,蘇離後退連連,而那隻手臂居然也被蘇離抵擋住,許多的蠻神蒙蟲蠢蠢欲動,進入了蘇離的身體之中,圖騰之罐裡。

蘇離立刻感受到了一種聖人的氣息。

他再次一拳轟出,這一拳散發出無量光芒,照亮了無儘黑暗,就看到一尊蠻族聖人,全身獸皮和刺青,連臉上都是,不過他的脖子之上有一道鎖鏈,似乎是一種無名金屬鍛造而成的,是一種上一個紀元遺留下來的物質,異常堅硬,不停地磨滅他的意誌。

“居然是一尊被封印的蠻族聖人?!”

孫詩畫見到遠處的一幕,大吃一驚。

“我們居然來到了一位聖人被封印的地方。”

一個羽化門聖子顫抖了起來。

他們現在是祖仙,哪怕是絕代祖仙依舊是祖仙,或許可以抗衡初級元仙,但是對上中級,高級,乃至絕頂的元仙,幾乎是必死的局麵。

而聖人,那是超越了元仙境界的存在,往日看他們一眼都可能將他們斬殺。

他們現在居然卻來到了這裡,見到了一位被封印的聖人。

“被封印的聖人,他的力量損耗了無數,未必就不能和他鬥一鬥。”

蘇離開口道,神情之中顯現出了歡喜的神情。

如果這尊聖人冇有被封印如果這尊聖人不是蠻族的聖人,那他見到了,能走多遠就多遠,絕對冇有想著與他廝殺,但是現在他眼前的這尊聖人正好是蠻族聖人,正好是被封印的聖人,這就和他推算的結果一樣。

如果能夠用蠻族的聖品仙器圖騰之罐煉化這尊聖人,那他這一次完全可以橫掃太古之墟。

當然,哪怕是被封印蠻族聖人,想要與他抗衡,也十分困難,畢竟蘇離現在隻是絕世祖仙,半隻腳踏入到元仙的境界,與聖人還有兩個境界。

在這一刻,蘇離直接直接施展出了自己無數的手段,自由之翼與鬼武聖圖包裹住所有人,一躍之間好像是跳出了諸天萬界外,自由行走,萬法不沾。

唰!

蘇離一下子就到了這尊蠻族聖人麵前,看到了這尊無比偉岸的蠻族聖人。

這尊聖人雖然脖子上被套了鎖鏈,依舊顯得虎背熊腰,全身密密麻麻的刺青隻要讓人看上一眼,就永生永世難以忘記。

真正接近了這蠻族聖人,蘇離才感覺到了一種窒息的味道,似乎對方身體隨意一個動作,都會讓他感受到來到了遠古蠻荒世界,受到無數蠻荒巨獸的環繞一般。

而且,就算是蘇離得到的鬼武聖圖都被這尊蠻族聖人壓製,不過他的任何氣息卻壓製不住圖騰之罐,那蠻荒的氣息進入圖騰之罐中,使得圖騰之罐的力量越來越強橫。

“殺!”

蘇離直接催動十八倍戰力,打出無限神拳,無限神拳之中,儒道,極道,魔道,神道等文明一起合力,立刻對這尊聖人施展出恐怖的一擊。

“小小的螻蟻,居然敢抗衡我,給我死!”

那位蠻族聖人眼見著蘇離殺來,五指抓出,顯現出了聖人的威能,五根手指像是五根擎天之柱,驚天動地,遮天而起,身上的刺青也活了起來,演化出了一張張的神圖,聖圖,道圖,圍繞周身旋轉。

一掌擊出,竟然以肉身之力,硬撼蘇離的十八倍戰力,無限神拳。

轟隆!

兩股神力在這裡爆發,巨大的風暴席捲而出,不知道破滅了多少宇宙虛空。

蘇離全身龜裂顯現出了密密麻麻瓷器一般的裂痕,觸目驚心,但是他的麵上神情依舊平靜,甚至有些想笑。

因為在這交鋒的一瞬間,那位聖人無數的精氣,蠻神蒙蟲也被炸裂了開來,立刻就被圖騰之罐吸收,化為了一種無比強大的推動力量。

而他一個呼吸,八部熔爐之中就有無數的補天真氣融入體內,修複了他的身軀。

“什麼?這是……這是我們蠻族的七件野蠻聖器之一,圖騰之罐,怎麼會出現在你的身上?”

那尊蠻族聖人一下子把蘇離打的全身龜裂,但是並冇有任何高興的神情,反而露出無比震驚的神情,因為在他的推算之中本來這一拳就可以殺死那人,但是他那一拳擊出的力量,被一個東西吸走一些,這一下,他全身的凶威大減。

他是蠻族的聖人,立刻就知道來人身上擁有什麼,居然是已經丟失許久的圖騰之罐。

這怎麼可能!?

但是蘇離並不回話,依舊打出了十八倍戰力,無限神拳,尤其在他轟出無限神拳之時,極道天君,大義天君兩位天君的形體顯現出來,對著這尊蠻族聖人氣息進行了壓製。

即便是蠻族的聖人,在天君的麵前,也依舊不夠看。

而蘇離更是催動了圖騰之罐,不斷汲取這尊蠻族聖人的力量。

圖騰之罐的威力越來越大,那蠻族聖人的一拳,遇著這圖騰之罐,威力居然下降了九成,剩餘的一成,已經可以被蘇離扛下來。

“卡!庫!裡!昂!”

眼見著不斷落入下風,這尊蠻族聖人似乎依舊平靜,眼中閃爍著智慧的光芒,突然之間他說出了幾個蠻族文字,居然和佛門六字真言有一些相似,似乎是集中了天地玄妙,日月軌跡,蠻族所有的崇拜,是蠻族的種子音節。

嗡嗡嗡,聽到了這些音節,那圖騰之罐,居然開始停止運轉,似乎要脫離蘇離的掌控,破空飛出去。

“哈哈哈,倒是要多謝你送來圖騰之罐,這是我蠻族的聖器,冇有蠻族的血脈,很可能不能掌握,如今我得到了這件寶貝也就可以脫困而出,為了感謝你,我決定等我脫困而出之後,把你封印,世代接受聖火的燒烤。”

這尊蠻族聖人大笑了起來。

但是蘇離突然之間,就是一劍斬出。

這一劍所過之處,似乎是命運之劍,無儘的命與運的氣息,從這一劍身上散發出來,隻是一下,居然就斬斷了那尊蠻族聖人與圖騰之罐的聯絡。

“命運說無的,那就是無,命運說圖騰之罐屬於我,那就屬於我,你也該上路了。”

蘇離發出無比冷漠的聲音,那命運之劍斬過去之後,讓蠻族的聖人都感覺到了恐怖的氣息。

“命運,怎麼會,你究竟是……”

但是蘇離並不給這尊被封印的蠻族聖人什麼機會,施展出了絕世的手段,全力催動圖騰之罐,最後居然把整個蠻族的聖人全部吸入其中。

隱隱約約可以看見那尊聖人在瓦罐之中的圖騰上出現了,他隨意的催動了一下瓦罐,甚至感覺自己可以把馬雲勝任的形體再度召喚出來,對戰敵人。

這圖騰之罐,可以容納一切蠻族。

“損耗了幾百萬的壽元,倒也收穫不錯,一尊被封印的聖人。”

蘇離感受著自己的力量,麵上露出喜悅神情。

7017k